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漫漫人生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活动 健康
查看: 84|回复: 0

大疆创始人汪滔:身价300亿!一个像乔布斯的工作狂

[复制链接]

44

主题

450

帖子

1103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103
发表于 2017-1-7 09:16:2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文/邦妹
  来源/综合互联网
 大家还记得去年汪峰向章子怡求婚的场景吗?将9.15克拉钻戒放在了白色四轴旋翼飞行器上飞向章子怡。在如此浪漫的场景下,汪峰顺利抱得美人归,要说功劳这个飞行器-功不可没呀。这架四轴旋翼飞行器就是来自大疆,该款无人机是Inspire 1的前一代产品Phantom 2 Vision+,也是目前市面上能够购买得到的大疆创新最新款产品。今天这篇文章的主人公就是大疆创新的创始人汪滔。

       立9年的科技公司在今年5月份从Accel Partners那里获得了7500万美元投资,在这轮融资中的估值达到80亿美元左右。目前它还在以100亿美元的估值实施新一轮融资,而持有公司约45%股份的汪滔的个人资产将达到45亿美元,合计人民币287亿。这位低调的无人机统治者如何有今时今日的成就?

     



       汪滔戴着一副圆框眼镜,留着小胡子,头顶高尔夫球帽,掩盖着后移的发迹线。乍看上去,他绝对与一家新消费级科技巨擘的形象代言人的身份不符。尽管如此,作为大疆的掌门人,汪滔丝毫不敢懈怠,工作态度就像他2006年在香港科技大学宿舍中创建大疆时一样,依旧一丝不苟。

       汪滔的财富来自他一手创立的大疆。这家深圳企业从0到1的创造了一片广阔市场——消费级无人机,并牢牢把控着霸权,不断扩大市场份额。Frost & Sullivan分析师迈克尔·布雷兹说,“大疆的成功在于其开创了非专业无人驾驶飞行器(UAV)市场,所有人都在追赶大疆的脚步。

       福布斯的排行榜刚推出没几个月, 大疆的估值就从80亿美元上涨到100亿,汪滔的财富随之水涨船高。

       2016年之前,Frost & Sullivan的调查数据显示,在民用无人机市场,大疆的占有率为70%,这已经是个垄断性的份额了,而汪滔8月2日向“姐姐们”宣布:根据海关数据,2016年3月推出新产品精灵4之后,无论国内还是国际市场,大疆的市场份额均达到了惊人的90%。自从2013年推出精灵起,大疆的销售数字每年都会实现至少三倍的增长,汪滔说,2016年大疆的销售额估计将达到100亿元。

       大疆在像博尔特起跑后60米那样加速,而对手们——呃,鉴于大疆的巨大优势,称“同行”们可能更恰当一点——望尘莫及。《连线》前主编克里斯·安德森于2012年创办的3D Robotics,曾被福布斯称为“大疆的强大对手”,累计融资1亿美元, 但在大疆推出精灵4并对精灵3大幅降价后不久,3D Robotics就内外交困,不得不宣告结束消费级无人机业务,拱手把美国的市场让给大疆。

     



       从华东师范大学退学,想上世界一流大学被拒

       汪滔出生于1980年,在杭州长大,母亲是位教师,父亲则是一位工程师。后来父母纷纷下海在深圳经商成为小企业主。父母由于工作繁忙,没时间管教,所以汪滔在小学三年级后就被送回杭州寄宿在老师家中,并在杭州完成中学学业,参加了高考。那段时间汪滔将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与航模有关的读物上面——相比中等的学习成绩,这种业余爱好给他带来了更多的慰藉。

       2003年,已经读大三的汪滔从华东师范大学退学,并想世界一流大学递上了申请,可最终只有香港科技大学电子及计算机工程学系发来了录取通知书。2005年,汪滔在香港科技大学开始准备毕业课题,说服老师同意他自己决定毕业课题的方向——研究遥控直升机的飞行控制系统,研究的核心在于使航模能够自动悬停。这一研究,便成为了汪滔今后的事业道路。

       若说汪滔是一匹善于驰骋的千里马,那么香港科技大学机器人技术教授李泽湘就是他的伯乐。正是因为李泽湘的慧眼识珠,发现了汪滔的领导才能以及对技术的理解能力。李泽湘是大疆的早期顾问及投资者,现在则是该公司董事会主席,持有10%的股份

       “汪滔是否比别人更聪明,这我倒是不清楚。”他的研究生导师李泽湘说,“但是,学习成绩优异的人不见得在工作中就表现得非常突出。”

     



       宿舍楼里创业

       为了做研究,汪滔可谓付出了一切,甚至不惜逃课,还熬夜到凌晨 5 点。最终,他在宿舍中制造出飞行控制器的原型,2006 年他和自己的两位同学来到了中国制造业中心——深圳,在一所不足20平米居民楼里,正式开启改变世界的创业之路。

       2011年,大疆北美分公司成立。奎恩,美国人,当时经营一家从事航拍业务的创业公司,后来帮助大疆在德克萨斯州成立了大疆北美分公司,旨在将无人机引入大众市场。当时,他为该公司提出了新的口号:“未来无所不能”(The Future ofPossible)。

       2012年年底,黎明前夜。大疆已经拥有了一款完整无人机所需要的一切元素:软件、螺旋桨、支架、平衡环以及遥控器。2013年1月,发布“大疆精灵”。这是第一款随时可以起飞的预装四旋翼飞行器:它在开箱一小时内就能飞行,而且第一次坠落不会造成解体。得益于简洁和易用的特性,“大疆精灵”撬动了非专业无人机市场。

       2013年1月,发布“大疆精灵”。这是第一款随时可以起飞的预装四旋翼飞行器:它在开箱一小时内就能飞行,而且第一次坠落不会造成解体。得益于简洁和易用的特性,“大疆精灵”撬动了非专业无人机市场。

       2014年11月,大疆创新发布了一款名为Inspire1的无人航拍飞行器,引入变形一体机概念,起落架在飞行过程中可以自由呈“V”字形收起、放下,用户由此可以360度无遮挡航拍。从提出概念到发布,Inspire1耗时两年,这是继大疆精灵之后,公司产品研发的又一次突破。

       就操纵感而言,Inspire1比大疆精灵更稳定,也更易用。就产品设计而言,黑白相间的流线型机身,极具未来感。每架3,399美元的定价,传递出Inspire1的产品定位,这款无人机结合了消费级产品大疆精灵和专业级产品筋斗云的特性。不客气地说,Inspire1的设计水准与iphone 6、特斯拉Model S在一个段位。

       “从此翻身把歌唱”——这是汪滔及其伙伴们当今心情的写照。创业头几年,他们一起搞研发、跑展会、找市场,最后终于想明白一个道理,无人机这件事的成败,说到底就是品位二字,有“品”才有“位”。2014年,大疆售出了大约40万架无人机。在2009年和2014年间,大疆的销售额以每年两到三倍的速度增长,到2016年大疆在全球消费级无人机市场的份额达到90%,基本已经对无人机市场形成绝对垄断。

       像乔布斯一样的工作狂

       “大疆的成功,源自于始终专注于产品的态度”,汪滔说。

       



       他每周工作80多个小时,办公桌旁边放着一张单人床。

       汪滔的公室门上写着两行汉字——“只带脑子”(Those with brains only)和“不带情绪”(Do not bring in emotions)。

       他恪守原则、言辞激烈、又相当理性。如今作为坐拥 4000 名员工的大疆掌门人,他丝毫不敢懈怠,工作态度就像他 2006 年在香港科技大学宿舍中创建大疆时一样,一丝不苟。

       大疆或许会成为第一家引领全行业发展潮流的中国企业。正是由于这种主导地位,有媒体也将大疆与苹果公司相提并论——但对于这种赞誉,汪滔似乎并不太在意

       “我很欣赏乔布斯的一些想法,但世上没有一个人是让我真正佩服的”,汪滔说。

       在汪滔看来,无人机未来的发展方向应该在应用领域的创新,而不是低价的竞争。面对越发激烈的竞争,他始终保持着开放的心态。2014年11月,大疆向同业推出了SDK软件开发平台,这个平台可以让很多创业者站在一个更高的起点上,节省下前期研发的时间和人力成本,专注于开发出更丰富的应用体验。比如,瑞士有一家专门用无人机做地图测绘的创业公司,通过接入大疆开放的SDK后,用无人机在一个区域上空飞一圈就能完成对该区域的3D地图重建。

       公司变大,首先考验的就是汪滔。身兼CEO和CTO两职,让汪滔有些左右为难。根据他的理论,保持聪明的路径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,解决一个个实际难题,“大开脑洞”,但随着管理负担的加重,作为CTO的汪滔担心自己会越来越远离具体问题,“都是一堆人讲来讲去,容易偏离实际,掉进坑里,自己觉得很有道理,很嗨,但不符合客观实际。”然而作为公司CEO,汪滔又提醒自己,这两者相互制约,“你做了具体事情就不能做管理,公司可能就没办法发展很快。”

       管理风格强硬,也是汪滔的一大特点。对于没能完成绩效的员工,大疆挥起屠刀来毫不留情。知乎“在大疆公司工作是怎样一番体验”这个问题下,一些回答抱怨大疆鼓励加班而且没有加班费,“别想找到女朋友”。据一位大疆内部透露,他每天9点上班,基本上没有在晚上11点之前离开过,“凌晨两点钟研发部门办公室的灯还亮着。”

       不过他显然是从自豪的角度来说的。这方面,大疆很像汪滔引以为榜样的华为。“老板做事以精品为向导,对于设计不好的东西,会很直接地骂‘这是啥垃圾’。”一位已经离职的前员工lanion写道,“这种严厉也让员工能够快速成长。”

       然而,事实上,对于富有创造力和激情的员工,尤其是年轻人,在大疆并不缺乏大展拳脚的机会。2015年年初,汪滔想出了“激极尽志,求真品诚”八个字,把它视为企业文化的内核。大疆在研发团队建立了产品经理竞聘制度。只要是研发团队的人,不管来自哪个岗位或是来到公司多久,只要有点子,计划书能经受住研发团队主管们的拷问和质疑,就能带队开发产品。

       2012年时,汪滔为如何解决“精灵”系列空中悬停、画面平稳以及360度无遮挡拍摄等问题苦恼,一位大学还没毕业的实习生陈逸奇大胆地提出了自己的解决方案,没想到汪滔慨然赋予重任,交给陈逸奇一个上百人的技术团队和数千万元研发资金,两年之后,第一架具有360度全视角高清摄像功能的变形无人机问世。

       干掉美国最大无人机巨头!

       3D Robotics,是大疆继续主导消费级无人机市场的最大威胁。这家公司的总部设在加州伯克利,在一个四层楼高的办公室外的阳台上,3D Robotics的工程师们花了数十个小时对号称“大疆精灵杀手”的Solo无人机的系统代码进行测试。

     



       在鼎盛时期,3D Robotics曾在湾区、奥斯汀、圣地亚哥和蒂华纳设有办事处,共有员工350余人;高通风投、理查德·布兰森和True Ventures等投资者给该公司的估值是3.6亿美元。

       2015年春天,大疆创始人兼CEO汪滔和3D Robotics创始人安德森会面。当时的一个与会者说,汪滔表示愿意买断该公司。安德森拒绝了这个提议。当时Solo即将开始出货,3D Robotics要做的是一番大事业。

       然而,2015年4月首次亮相的Solo,最终却成了失败者。

       2016年3月,美国3DR无人机公司做出了如下举措:

       1. 关闭了由CRO Colin Guinn负责的奥斯汀的分部;

       2. 关闭了圣迭戈的设施,包括库房、研发以及客服部门,大部分员工被裁员

       3. 暂停销售部与服务部的电话,试图通过电话联系3DR的人们都会收到一条“我们暂停了电话”的短信回复

       4. 解雇了Ardupilot相关的绝大多数成员

       5. 宣布在剩下唯一的加州伯克利中心进行裁员与重建;

       6. 3DR的联合创始人Jordi Munoz从企业离职;

       7.Chris Anderson 继续担任CEO,原来的首席产品官 Jeevan Kalanithi 被任命为公司总裁,并且进入公司董事会。

       这一系列举措表明,曾经被很多投资者看好的美国无人机企业3DR已经正式结束了消费级无人机的业务,企图成为消费级无人机领域霸主的梦想宣告破灭。

       它失败的原因包括生产延期、组件问题较多,以及来自中国无人机公司大疆的竞争。大疆公司不仅产品价格更低,而且开发新产品的速度也更快。

       “我从来没有见过有哪个市场出现过这样的降价,”3D Robotics创始人安德森曾说,“除了大疆,大家都是输家。”

     



       在2016 CES展会,无人机领域大多数厂商都有新品发布,而3DR仅宣布Solo无人机新增了降落伞和360°摄像头等功能。反观大疆这边,大疆发布了Phantom 3的4K版本和黑色版Inspire 1 PRO。并且在3月份推出售价 $1399(¥8999)的Phantom 4,而上一代产品Phantom 3更是大幅度降价销售。

       



       3DR在产品的研发和更新速度上已经跟不上大疆的脚步,并且3DR的无人机性价比也没有任何优势。一台Solo无人机裸机(仅有飞行器、遥控器、充电器)的官方售价为$799.95(¥5209),带云台和背包的全套售价$1149.95(¥7486)。

       



       而作为竞争对手的大疆同代产品Phantom 3S标准版裸机售价才¥2999,带硬壳背包和额外动力电池的套装售价仅¥4747,而且比Solo还多了2.7K摄像头,Solo还需要单独购买GoPro像机。由此可见,在个人消费级市场,大疆留给3DR的空间几乎没有。

       “我们退出了硬件市场,不再把消费者作为目标客户,部分原因是这个市场太难啃,”他说。“大疆是一个了不起的公司,很多人都栽在了它手上。”

       “世界笨得不可思议”

       “这个世界太笨了,笨得不可思议。”可能,这么想的人不少,但没有几个人会当着其他人的面说出来。但汪滔就是这种耿直的boy!

     



       他微笑着补充道,“工作以后发现,不靠谱的人和事太多了,这个社会原来是这么愚蠢,包括很多很出名的人,或者大家以前当成神、现在也当成神的人,其实level也不高嘛。我也经常在怀疑自己,你这玩意儿是不是有点脑子发昏了?我时时刻刻都在质问自己脑子有没有发昏,但还是发现,这个世界很笨。”

       但汪滔所谓的笨并非字面意义那么简单。

       他对世人有两种分法:一种是笨人和聪明人,另一种是好人和坏人。这两种分法构成了一个模型。在这个模型中,聪明不是指智商高,而是追求事物本质的意愿和能力,“在实践中解决的困难问题越多,脑洞开得越快”;而笨,则是指难以把握事物本质,容易为一些表象所蒙蔽,比如喜欢看朋友圈鸡汤,被一些时髦的理念所迷惑。好人和坏人的概念比较简单,“好人追求互利共赢,坏人自然就是损人利己。”

       最聪明的人一定不会选择做坏人,”在汪滔看来,聪明和善、坏与笨之间是有深刻的逻辑联系的,“野心比较大、能力低一点的人,就容易变成坏人。”

       比赚钱更重要的,也许是对于大疆方法论的验证。他虽然认为世界很笨,但也时时刻刻在质疑自己是不是头脑发昏。

       关于聪明,在2015年7月19日举行的“RoboMasters 2015全国大学生机器人大赛”上,汪滔罕有地做了一次公开演讲。在演讲中,他指出,中国机会大把,却缺少拥有大量真知灼见,且做事靠谱的核心人才。

       “我们所处的社会不缺演艺明星和体育明星,但却还没有通过做事靠谱而成为明星的人。打开电视,我们还找不到一个让工程师、发明家也能成为明星的智力竞技运动。”为此,汪滔每年拿出5000万来发起和承办RoboMasters,“希望RoboMasters能塑造姚明、刘翔这样的全民偶像,更能产生乔布斯这样受人尊敬的发明家和企业家。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     

来源地址:http://business.sohu.com/20161028/n471691406.shtml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QQ|Archiver|手机版|漫漫人生论坛!  

GMT+8, 2017-1-17 14:54 , Processed in 0.211697 second(s), 28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